当善心遭遇商,很有可能放出来的是欲望的魔鬼

 最近,在互网圈子里名声高的水滴筹频频登上新闻头条,从德云社签约臣众筹治病引发轩然大波,到炫富女替父筹款被疑平台核不,将水滴筹家以慈善面孔亮相的平台卷入了舆论然,大病众筹是发动网友一起筹款,急需治疗费的患者提供支持,一旦核上存在漏洞,自然会稀公众善心的情。

 但相比些能逐步弥的漏洞,更应该去探的是水滴筹三年所构建起来的善心流量池,并通过这流量池,开始在保险领域大施拳脚。种商模式的大行其道,究竟业带来了什么。

 用善心成大流量入口,吃相不好看

 当前正入互网下半,流量和用户获取成本越来越高,增量利没有了,如何得更快的增速,就成了新公司最疼的难题。哪怕是阿里、腾讯这样的手握用的巨,也不得不到布局,将自己的围墙越高。但水滴筹家以大病众筹起家的公司,没有去狂地砸钱,却在三年时间里,裹挟了6亿的用户,全平******立付数超2.5亿人。

 恐怕就的抖音、快手、哈啰单车们都惊不已。它是怎么做到的呢?答案是,水滴筹抓住了+善心这个最便宜的流量入口,利用了这一最走心的通道,轻松圈走了巨量用户。在水滴筹用户野蛮生长的商业逻辑中,抓住了两层人性的弱点:

 一是悍的地推团队TMT在一篇《水滴筹深度调查:》的道中称,水滴筹面的筹款象是本身就治不起病的基层贫困人民部分人占了90%。2019年3月,水滴筹在2019WISE风向大会上透露,水滴线下基层工作人员已经扩大到了300个片区,有1.6万的志愿者,覆盖了中国400-500个城市,76%的筹款用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地推人会聚集到医院,患病的人看到希望,就会视为救命稻草,很容易就范

 二是社交裂的玩法,每一个捐款的用出于帮扶的心理,有更转发分享的力,于是更多的人通社交联动,短时间内就可以波及到大的人群。

 而正是依靠着低的筹款门槛+社交裂+线下地推模式,让其在平台体量上一下子坐上了火箭,但同时也招致了一系列的吐槽和指责。一方面是德云社签约演员吴鹤臣众筹治病,到炫富女替父筹款的漏洞,让越来越多的人对大病筹款产生了怀疑,让整个行业受伤了;另一方面是,善心是离钱、离商业最远且最纯净的地方,但如今却成为了平台获取廉价流量的工具。虽说在商言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但确实道义上让人难以接受,不够厚道。

 用慈善打头阵,互助、保缠身

 ,水滴筹与互网行里那些早期通价格补贴快速取流量的玩法一,只不补贴的主儿拿的是投机构的,属于放利益的撒,用是受益方。而水滴筹抓住了人的善心和同情心,并利用社交和地推等简单粗暴的打法,短时间内圈来了6亿的参与用户。其中,用户付出的是爱心,而后还被“收割”,多少有些“被利用”的味道。

 对水滴平台来说,在快速卷入海量用户后,自然会在这些人身上找到盈利点去变现,所以商业化的保险产品,以及监管上有打擦边球嫌疑的互助业务轮番登场了。

 一面用慈善引子吸流量,一面用保与互助业务快速吸金,如果将两个极端的管子接在一起,引发舆论的探是必然的。竟慈善与赚钱存在着天壤之接在一起的,很多人心里上以接受。当然,这层心理上的障碍并不妨碍水滴筹在商狂奔。数据示,水滴筹保险业务收入不菲,主要集中在百万医疗险、老年医疗险、百万意外、重疾医疗险等,已经处于一线阵营

 而且根据中新经纬道,水滴筹在流量变现上,极度追求商利益。中新经纬过对水滴筹用后发现,用捐款支付成功后,平台会自立刻30万元抗癌互助金页面,通过各种方式,引诱用户购买不同额度的互助保障金计划或大额健康保险产品。本来用户是献爱心的,结果被商业所缠身

 网分析于斌曾点表示,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可以看成是层层递进的关系,通熟人之的公益筹款生大量的流量,通互助将流量行有效留存,同时还建立起了有一定壁风险共担联盟,剩下的流量继续化沉淀,通网保、健康品等水滴公司来直接盈利。

 些都暴露出了水滴筹有些令人以接受的双性面孔:一是公益之心,一是商人嘴

 让商业的归商业,让慈善的归慈善

 当然,商业环境存在阴暗面,也不是新事儿,特是随着争加后,企业为得利益,很保持道德上的绝对洁癖,但保持体面姿是一个度的原然水滴筹所构建的从慈善到保的商业链条,只是吃相看了一些,但是想水滴筹提一些建

 首先,希望水滴筹能抬高大病救助众筹目的门槛,不要了做大体量和讲资本故事,一味地做大流量池,而忽了筹款目的真性。德云社签约臣众筹治病、炫富女替父筹款等事件仅仅水滴筹的警示,如果不能平台范化,入良心道,有一天会稀掉公众参与公益的情,而最也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者,在商业变现上,保持敬畏之心,以克制的心来做品,将用需求、用放在第一位。

 最后,慈善的慈善,不要将两者完全和在一起。即便不能完全切割,也要避免营销,不能干扰用户自己的判断。相信,+公益新模式公益事提供了新的参考路径,作重要平台,水滴筹应该更多的任,真正将公益落到实处,而不是将善心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