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国政协在京召开网络议政远程协商会,围绕“加强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的议题进行深入讨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他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以发展的眼光和辩证的思维看待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政府监管、行业自律、社会参与统筹推进,坚持标本兼治,在提高信息资源利用水平的同时科学有效保护信息安全,让大数据更好服务社会、造福人民。

大数据时代,数字经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我们的日常生活飞奔,据IDC预测,到2021年,全球至少50%GDP将以数字化的方式实现,数字技术将全面渗透到各个行业,并实现跨界融合和倍增创新。个人数据的网络化和透明化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大趋势。正因如此,数据泄露事件时有发生,让大数据技术与个人隐私之间的矛盾变得仿佛不可调和,也让普通公众对数字经济时代和大数据风控行业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感,仿佛一提到大数据就是要窃取个人的隐私,不自觉地将个人信息与大数据风控严重对立。人们一边享受着数字经济带来的高效和便利,一边又担心大数据利用强大的算法和技术,搜集自己的购买偏好、消费习惯等信息,让自己裸露在网络世界中。

拿近期的套路贷整治行动来说,从整治行动开始,网络上便出现针对大数据风控行业的负面声音,将行业企业与出售大数据、泄露个人隐私的数据公司直接划等号,普通用户在不了解大数据风控行业的情况下,受到网上错误信息的干扰,也产生了错误认知,进而加重了社会将信息泄露与大数据风控行业直接联系起来的负面情绪,其结果是不仅严重阻碍到相关企业的正常经营,更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事实上,数据分析行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有着多种形态的企业存在,以美国为例,其个人数据市场结构为三个层级组成:全面征信机构(Credit Bureaus,亦称为局方,比如三大征信局)、专业征信信息提供商、数据分析公司(比如FICO)。

大数据公司仅特指提供数据买卖和提供流量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企业,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取数据,面对不同场景简单打包,直接销售给客户。这些公司在数据买卖和提供流量过程中,经常牵涉到用户隐私和社会信息安全问题,他们正是此次行业重拳出击的整治对象。

而大数据风控是专指提供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平台能力以及分析咨询服务的企业,与大数据公司直接贩卖数据和流量的商业模式有本质的区别,但作为产业链下游离大数据公司最近,也不免受到波及。回顾大数据风控的2019年,由于这种产业链条的传导,不少风控企业或多或少的受到行业整肃的影响,随着整肃的深入,风险有进一步放大的趋势。

当然,我们需要看到,这种不良影响的产生与行业自身的问题脱不了关系,在大数据管理水平尚不健全、技术应用尚不成熟、底层基础设施尚不完备、行业标准尚有缺失、政策保障尚不完善的前提下,行业“乱象”必然丛生。

但我们同样要认识到,数字经济的本质是信息经济。大数据已经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经济活动的基础。从电商平台分析商品售卖情形,到社交平台分析社会舆论热点,所有的数字经济活动都离不开大数据。

事实证明,大数据风控可以对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国家管理和人民生活都产生深刻影响。

一方面,大数据可以赋能实体经济,使得大数据成为工业互联网流动的“血液”,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结合各类风险模型搭建,可以实现大批量作业下的风险识别更准、更快,同时也能实现决策流程的智能化,让个人和企业金融需求更具可得性。

另一方面,在交易、反欺诈、精准营销、黑灰产业防范、信贷风险评测、二级市场监测、智能投顾、骗保识别等多个金融场景中,大数据风控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另外,大数据风控也逐步应用到“互联网+政务”领域,政府可以通过建立大数据平台,更好地为市场主体提供服务,提升现代化治理水平。

大数据风控如此重要,但随着整肃的升级,以技术输出为主的大数据风控公司不断被波及,作为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影响大数据风控行业的正常发展,这或许正是触发新华每日电讯文章的担忧所在。

一位长期研究金融科技专家表示,“目前,很多中小银行都非常依赖大数据风控公司,如果一刀切,过度打击,很有可能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目前在消费信贷业务的共债风险已经显现出来,值得监管层关注,毕竟防范金融风险是国家三大攻坚战之一。”

泄露兜售个人隐私的大数据公司,必须严厉打击,这毋庸置疑,而大数据风控技术作为大数据领域精华需保留并发展。金融创新需要包容,正如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曾表示的,“金融创新需要容错空间”。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过程,金融科技行业也不例外。行业需要监管,但监管的目的从来都是为了引导大数据风控行业健康长远发展。

实际上,行业对于自身的问题早有认识,数据应用的安全合规问题很重要,在大数据产业走向深度发展关口之际,完善大数据安全保护制度,将成为大数据应用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这也成为业内的普遍诉求。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当下仅仅是一个过渡过程,这个过程将是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也是将技术创新和合规发展上升到企业核心层面的过程。

面对大数据风控行业整治上可能的“一刀切“,我们应更多地以更高的视角和视野来审视金融科技革命的广阔空间。在行业转型过度期间要尽量避免一刀切或者“误伤”的情况发生,我们相信,随着社会各界对金融科技的理解和认知的加深,引领金融科技长远发展的监管机制也将日渐完善。

近期,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副处长车宁博士提出的“柔性监管”模式,对于监管机制的创新提出了新的路径。他认为,柔性监管在中国金融领域的探索缘来有自。一方面,柔性监管所代表的包容审慎原则一直是中国政府规制新兴业态时所持有的基本态度,不但《“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多项文件一以贯之地持续肯定,国家领导人更是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另一方面,柔性监管所追求的参与共识价值不仅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优势体现,契合了21世纪以来逐渐流行的“协商民主”思潮,更把“管理”拔高到“治理”的层次,在一个侧面推进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代表了未来监管模式的演进方向。特别是在发展潜力与风险隐患共存、理论研究认识不足且传统监管工具乏力的金融科技领域,柔性监管更应有所作为。

他还建议,在公开、公正、公平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充分尊重被监管者权利,通过协商、参与、指导乃至自我管理等灵活、柔软方式的运用以提高监管的有效性、认可性和可持续性。柔性监管的实施有赖于多方共治。过去的监管模式基本是政府直面企业,处在风险处置的第一线并事实承担兜底责任,这种模式是不科学且不可持续的。破题的关键是引入行业自律组织、社会专业机构等“第三部门”,与政府、企业共同沟通稳定的三角关系。

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提出:“数据,已经渗透到当今每一个行业和业务职能领域,成为重要的生产因素。”在经历过野蛮式发展期之后,大数据风控行业还需要做好更多治理和监管上的心理准备。希望当“暴风雨”之后,合规化的风控企业通过科技的力量,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加持下,积极推动我国大数据行业健康发展,为壮大我国数字经济作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