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武汉饿了么骑手肖师傅疫情期间坚守配送岗位,每天为平台送餐高达8-9小时,但最终倒在了送餐途中,永远离开了爱他的妻子和孩子。令人寒心的是,饿了么公司非但没有任何赔付措施,反而在第一时间撇清了和骑手的关系。骑手家属在网络控诉了整个过程,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饿了么骑手送餐途中意外去世 饿了么立即撇清关系

“我丈夫是把饿了么骑手的送餐工作作为唯一经济来源的,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从未懈怠。”据肖师傅爱人冯女士介绍,由于今年爆发疫情,3月底武汉解封之后,38岁的肖师傅才开始在饿了么蜂鸟众包APP上注册接单,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9个小时。

5月6日晚七点,肖师傅在送餐途中,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当日身亡。意外发生时,肖师傅的电动车上还有三份正在配送的订单,因为其中一单配送即将超时,他刚电话安抚好顾客,却突遭不幸。

(注册饿了么的信息截图和事发当日的现场送餐照片)

事发20多天时间了,冯女士依旧无法面对这个悲痛的事实。在面对5岁儿子询问“爸爸去哪儿”的问题时,冯女士只能以爸爸赚钱给你买玩具和好吃的为由,暂时安抚孩子。

“孩子还不懂事,听到我这样说,他还满足的以为,爸爸真的会某一天回来,给他带好吃的东西和好玩的玩具。我也只能偷偷的转身擦掉泪水,不能让孩子看见。我的公公婆婆,两位老人头发都已斑白,至今仍处在巨大的悲痛中走不出来。”冯女士说。

最让冯女士无法接受的是,意外发生之后,饿了么平台(蜂鸟众包APP)及其人事代理企业安徽蓝喆公司,除了例行公事的电话询问事情经过之外,并没有明确表示将承担责任,以及是否履行对肖师傅的赔偿,反而在沟通中疯狂撇清关系。“甚至连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安慰都没有。”冯女士哭诉。

在冯女士看来,肖师傅与外卖平台、安徽蓝喆都在线同骑手签订了《蜂鸟众包用户协议》和《服务合作协议》,肖师傅还完成平台入职考试及培训,交纳保证金和提交健康证明后才被允许上线接单。在送餐过程中,平台也会要求众包骑手也要统一着装,并接受平台的管理、安排和调配的。另外,平台对骑手的取餐时间、送达时间、服务质量、接单率等都有严格要求。骑手若违反这些规定,不仅会被扣款,而且还会被降级甚至封号。此外,饿了么骑手的送餐工作一直是肖师傅唯一经济来源的。冯女士说,他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从未懈怠。每天都被平台的规则逼着,与时间赛跑,如果不是这个工作,他健健康康的,怎么会说走就走。

因此,冯女士认为,外卖派送服务属于平台或其代理商的主要经营范围,故其丈夫从事的外卖配送是对方公司业务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如今骑手发生了意外,饿了么却不闻不问,完全置身事外,这是何道理?”冯女士愤怒地表示,接下来她将继续运用法律武器,为爱人发声。

饿了么漠视骑手保障 配送意外全由骑手买单

实际上,肖师傅不是个例,此前,在长沙、西安等地,均出现过饿了么众包骑手在送餐途中意外事件,但无一例外,饿了么平台都拒绝承担任何医疗费用。

(武汉骑手肖师傅部分配送订单截图)

吕先生是长沙一位普通市民,他在日常工作之余,兼职成为一名饿了么骑手。然而,在一次送餐过程中,吕先生不慎摔伤,造成左腿骨折。

为了治疗腿伤,吕先生总共花费了4万2千元,然而让吕先生不解的是,自己出事后,只有保险公司给了一万多元的理赔金,其余部分都是通过医保保险或者自己承担,饿了么并未承担任何医疗费。意外发生后,吕先生原本的正式工作也被迫停了下来,半年多来,他的收入基本为零,吕先生表示,自己吃不消了,向饿了么维权却是一问三不理。

“饿了么平台及代理公司坐拥千万骑手血汗带来的红利,做到了如今行业内数一数二的位置。可骑手发生了意外,平台却不闻不问,完全置身事外,这是何道理?饿了么一定要给骑手弱势群体一个公道和说法。”冯女士说。